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历年成果>>理论与方法研究
历年成果

【朱佳木】中国道路是顺应时代发展潮流的选择

作  者
朱佳木
发表/出版时间
2015年11月22日
学科分类
理论与方法研究
成果类型
论文
发表/出版情况
人民日报
PDF全文

  我们对于中国道路的自信,既源于中国道路与中国国情的高度相符,也源于中国道路与时代发展潮流的完全契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说到底是社会主义,即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或社会主义的中国模式。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人类社会的时代如果用社会形态来划分的话,大体要经历原始社会时代、奴隶社会时代、封建社会时代、资本主义社会时代和共产主义社会时代;社会主义是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社会,是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20世纪初,列宁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对资本主义社会作了进一步考察,指出资本主义已从自由竞争阶段发展到垄断阶段,使世界进入到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正是这一时代背景下的产物;两场革命胜利后都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而不走资本主义道路,正是顺应这一时代发展潮流的体现。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苏东剧变,使世界社会主义发展进入低潮。然而,苏东剧变不等于世界社会主义失败了、终结了,占世界人口1/5的中国仍然在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便是最有力的证明。当年,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中也曾有过几次低潮,但每次低潮过后都迎来了高潮,并最终取得了胜利。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今天处于低潮,同样不意味着今后就不会有高潮。所以,当今时代从性质上看,仍然是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这是我们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为根本的时代条件和时代依据。习近平同志之所以反复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就是要我们认清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这个总趋势,始终忠诚于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和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做到无论遇到多大风浪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动摇。

  马克思主义语境下的时代,少则数百年,多则数千年。因此,同一个时代也会有不同的历史时期,面临不同的时代课题。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20世纪七八十年代前,亚非拉民族民主运动此起彼伏,民族要独立、人民要解放的呼声不断高涨。同时,帝国主义国家对争取独立的第三世界国家频频发动侵略战争和武装干涉,对新中国则进行军事威胁、经济封锁。在这种国际形势下,革命与战争自然成为那一历史时期的时代主题。20世纪七八十年代后,随着旧的殖民体系土崩瓦解,获得独立的第三世界国家要求和平与发展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同时,随着超级大国之间军备竞赛的加剧,战争的威胁反而相对减弱;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结构的调整,加快资本输出、扩大海外市场、向第三世界国家转移制造业,成为一股新的潮流。另外,随着信息、生物、材料等技术的突破,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呈现日新月异的局面。针对这个形势,邓小平同志作出了和平与发展已成为世界两大问题,大规模世界战争在较长时间内有可能不发生,我们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的科学判断。基于对时代主题变化的这一新判断以及对新中国头30年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经验教训的深刻总结,我们党实施了工作重心由以阶级斗争为纲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转移,实行了全面改革和全方位开放,从而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所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仅是对当今时代性质和人类历史发展总趋势的顺应,而且反映了时代的新要求,体现了时代的新特征,利用了时代的新条件。

  新中国成立至今的60多年里,经历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改革开放前,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对社会主义道路进行了艰辛探索,从而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制度基础和物质基础。改革开放后,我们党带领人民继承和发展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实践探索的成果,回答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历史性转变,使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得到充分涌流,使中华民族大踏步赶上了时代进步的潮流并迎来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这一切充分说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仅符合我国的实际情况,也符合时代前进的大方向和当今的时代特征。

  当前,面对国际国内形势的深刻变化,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时代性问题作出了更加深入全面的阐述。习近平同志指出:“事实一再告诉我们,马克思、恩格斯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没有过时,关于资本主义必然消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也没有过时。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因此,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不论怎么改革、怎么开放,我们都始终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另一方面,习近平同志又指出:“资本主义最终消亡、社会主义最终胜利,必然是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我们要深刻认识资本主义社会的自我调节能力,充分估计到西方发达国家在经济科技军事方面长期占据优势的客观现实。”尽管天下还很不太平,但“国际力量对比继续朝着有利于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方向发展”,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的主题。因此,要有很强的战略定力,抓住和充分利用仍然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不断壮大我们的综合国力,不断改善我们人民的生活,不断建设对资本主义具有优越性的社会主义,不断为我们赢得主动、赢得优势、赢得未来打下更加坚实的基础。”我们坚信,只要坚持从中国国情出发,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一定会越走越宽广,对人类进步事业所做的贡献就一定会越来越大。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会长)